文化里的“美”与“丑”

2020-05-14 23:29:48
#其他

文化是人类创造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的总和。文化中最重要的当属人类的思想,通过各种知识载体代代相传的人类的思想是人类文化中最核心的部分。

审美也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审美观、审美情趣和审美标准代表了人类的审美价值取向,是人类几千年文明进化的过程中沉淀下来的文化中极其有价值的部分。


那在我们的祖辈代代相传的文化中,关于容貌美、特别是女性的容貌,人们又是如何看待的?或者说我们人类关于女性审美这件事是如何、如何的呢?


文化的表现形式很多,比较普遍的有小说、诗歌和散文等文学作品,也包括绘画、雕塑和摄影,当然也包括近代才出现的电影和电视,以及最近这些年出现的各种新媒体等。


文学作品里,作家们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坚守着一个雷打不动的套路:当好人出场的时候,通常一定是个美女。他们先是会用尽一切好听的词句来描述这个女人的外表,然后才着笔墨描写她极具美德的一言一行。换句话说,如果是个美女,通常一定是个好人,如果是个丑女,通常一定是个坏人。丑女在这类文学作品里通常是没有任何地位的,她们充其量作为烘托对比的参照物而存在。所以才会有东施效颦,以及《唐伯虎点秋香》里的石榴姐



摄影家的镜头也总是青睐美女,鲜有丑女可以上镜。画家描摹的人物画里,好的色彩总是给了那些如花似玉的女人。相传著名雕塑《思想者》的创作者奥古斯特·罗丹的灵感源泉,来自于他美丽的情人和助手——天才女雕塑家卡米尔。无论是《青铜时代》还是《吻》,罗丹竭力去展现的,都是充满活力、青春勃发的年轻男女的肉体之美。


追溯到古希腊罗马时期,当时的雕塑更是如此,如《帕提农神庙的雅典娜神像》和《米洛斯的维纳斯》,都是通过对女性人体美的刻画展现,来歌颂智慧与勇敢,呼唤爱与美,体现了古希腊的人文主义精神。



而现代艺术表现形式如电影和电视则更是把对于女性美的推崇发挥到了极致。因为电影、电视明星受到追捧、拥有很多的崇拜者(粉丝),也有极高的报酬,姑娘们都削减了脑袋想做明星。


但这些年轻姑娘们追求的都是演女一号,即好人角色的美女演员,没有几个长相丑陋的女孩子愿意因为演坏人角色而去做演员。我们稍作留心就会发现,一部电影或者电视剧里,女主角通常都是最美的演员,演绎的也通常是心地善良、蕙质兰心的好女人。除了潘金莲、妲己等特殊角色之外,多数的大奸大恶之徒是不太会让美女们去扮演的,因为剧组会担心影响收视率和票房。


总之,在我们的文化里,潜移默化间形成了了一个简单的逻辑:好女人等同于美女,心肠狠毒的坏女人样貌也不好看。即便是像《天龙八部》里的马夫人一般的蛇蝎美女,最后也难逃被毁容的下场——还是变成了丑女。


但这种假设并不成立,只是代表了人类的某种臆想和愿望。现实生活不是这样,很多女人长得很漂亮,但心地很坏,生性恶毒的美女在生活中比比皆是。也有些女人长相一般,但心地善良,甚至有些女人样貌丑陋,但内心特别美。事实上,长相的美丑与内心的善恶并没有多少关联性。


虽然如此,人类还是喜欢艺术作品中这种虚幻的假设,为了在别人面前树立自己是好人的形象,就努力把自己塑造成美女,所有的女人都想逃离那丑陋的世界。



《巴黎圣母院》里有一个细节,丑陋的撞钟人加西莫多为心上人埃斯梅拉达放置了两个花瓶:一个是精美的水晶材质,却有着裂缝无法滋育花朵;另一个粗劣的陶罐中,却是满满的芬芳四溢。


现实中,美与丑、善与恶从来都相伴相生,如同黑暗中孕育光明。也许只有当人们内心智慧与美德的光华四溢,才能真正无惧肉体上的衰老、丑陋与种种残缺。


美大夫
1、截图保存二维码,微信扫一扫该二维码
2、关注美大夫公众号
3、添加 郭树忠 为好友,与医生本人咨询沟通
推荐文章
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