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大平教授讲面部不明注射物的诊断

2020-05-14 23:44:51
#其他


如何诊断面部的不明注射物?杨大平教授从事整形外科临床工作36年,遇到过各种各样的不明注射物取出患者,她们的表现症状五花八门,杨大平教授通过科学的检测手段,辅助“定位、定量”的诊断,成功为众多求美者取出注射物修复外形。


<▲全脸奥美定取出+面部提升术>

<▲下巴注射物取出>


<▲童颜针引发的结节松解+面部提升术>


今天,我们就不明注射物的诊断中最常用的术前辅助检查方法——核磁共振,与大家分享核磁片是如何辅助诊断的。


MRI(核磁共振)的诊断作用


MRI(核磁共振):具有软组织辨别能力,对于注射后的“炎症、脓肿、异物”提供诊断依据。评估面部填充物注射的位置层次、面积数量、以及并发症。


<▲图片来源杨大平教授课件>


面部脂肪隔室的成像相关解剖学


定性评估面部脂肪隔室在面部年轻化方法中起着重要作用,特别是在决定哪些脂肪室应该增加体积,面部脂肪隔室的知识也可以帮助理解面部填充物分布和迁移


<▲图片来源杨大平教授课件>


核磁中面部脂肪隔室的成像具有高软组织分辨率,适合描绘面部脂肪单位,正确识别各个隔室,常规分辨率MR图像。


<▲图片来源杨大平教授课件>


常见面部填充物的成像特征


核磁的鉴别精确度可达到2mm的注射填充物,以及与填充物相关的脓肿和肉芽肿。有人说,核磁检查能够区别所有的注射物,但大部分人认为很难,因为大多数面部填充剂(HA,胶原蛋白和PAAG)由于含水量高而在MRI上具有相似的外观。


除了有机硅具有特征性;CHA在CT上显示钙化,其他填充物均未显示钙化,除非填充物引起异物反应;液体硅胶或石蜡诱导的异物肉芽肿(FBG)具有典型的蛋壳或结节状钙化。


<▲图片来源杨大平教授课件>


面部填充物注射的并发症和成像的作用


尽管午餐美容微创,但所有类型面部填充剂都有可能导致并发症。


<1>短期并发症——通常与早期宿主对注射材料的反应有关,临床表现为红斑、瘀伤、肿胀、过敏、结节形成;感染:表皮葡萄球菌,痤疮丙酸杆菌和非结核分枝杆菌(NTM);血管闭塞:局部软组织坏死、失明、脑梗塞。


<2>长期并发症——延迟宿主反应有关,包括(FBG);感染的延迟表现为脓肿形成、填充物的迁移、结节和瘢痕形成、组织坏死和溃疡。


<3>脓肿形成——填充剂阻断皮肤的天然屏障并增加感染的可能性;未经训练的医生进行注射和使用非法产品会增加脓肿形成的风险。



<▲不明注射物并发症>


非炎性结节(NIN)和异物肉芽肿(FBG)成像和组织病理学均有别。FBG是一种非过敏性慢性肉芽肿反应,MRI显示结节性或弥漫性增强,通常用病灶内皮质类固醇注射。NIN是单个肿块,注射技术错误,浅层面部填充后1-2个月出现,NIN需要手术切除,并且对类固醇治疗物反应。


<▲图片来源杨大平教授课件>


不明注射物的诊断是一个复杂的过程。包括:症状诊断、体检诊断、实验诊断、超声波诊断、X线诊断、心电图诊断、内窥镜诊断、放射性核素诊断、治疗诊断。目前对于“定位和定量”已经有了精准的科学依据,然而由于市场注射产品的混杂多变,对于“定性”还不能完全精准的判断。



<▲杨大平教授讲不明注射物诊断现场>


对待注射物取出,我们始终秉持着科学态度,拒绝商业夸大宣传。在联合丽格第一医院,我们不会去刻意迎合患者,不会因为患者喜欢听到"无创",就顺水推舟地采用抽吸的方式。杨大平教授的团队,以事实为依据,以医学为准绳,术前依据影像资料辅助诊断,术中层层分解,逐层取出,术后再进行病理检查,我们用这一系列措施来保证手术的效果,来维护患者的切身权益。



— END —


关注“杨大平教授”微博/“留言”咨询预约!

美大夫
1、截图保存二维码,微信扫一扫该二维码
2、关注美大夫公众号
3、添加 杨大平 为好友,与医生本人咨询沟通
推荐文章
查看更多